薄木

我是被你需要的吗。

饭随偶像吧,开始佛系佛系了。

我愿意成为一个不富的陈意涵,但我的同桌终究不是杨超越。


我为什么总是那么软弱呢,就因为喜欢而三番两次地让自己受委屈憋在肚子里吗。
爱自己一点吧,薄木。


可怜自己偏偏是用二十左右的心理年龄去爱跟现在年龄一样或是甚至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还小的身边的一些人,落不到什么好处的。

把好果子都留给别人吃,自己难过地啃着烂掉的苹果,不被理解还被责怪。

哎。

今日下午的樱桃,傍晚的杨梅,还有每天都坐在我左边的我的同桌。

这颗大白兔是我同桌给我的。
我把它攥在手里,紧紧地。
我好像看到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握着一颗大白兔,直到手里的糖都化掉了也不肯吃掉它。
因为,想留给妈妈。

杨梅被我扔进水里,它们不像白虫那样会游泳,然后被呛出泡泡来了。

我在我透明塑料杯里放了三颗杨梅。
其实母亲在我带走它们之前就已经用盐水渍过了,于是我被它们欺骗了。
我怎会想到还有几条白色的小家伙是藏匿在杨梅的脑袋里。
它们是会游泳的!

我把柔软的猫腹露给你,你却挖开了它。
我不痛,只是有点难过罢了。

他去上晚自习的时候从那个山坡脚路过。
他看到两三个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初中生领着四五个约是小学生的矮矮的小孩子站在山头。
“喂,你们在干什么呀!”他朝他们喊话的时候也没有停下脚步。
那一群孩子们彼此看了看,然后拿着棍子扫石子的男孩子回答:“我们在喊太阳!”
“噢!”他便也不再作声了。
他捶捶酸痛的小腿暗自笑了,想着:真怀念啊,我当初也是喊太阳的头儿呢。

“姐姐,你发圈上的是巧克力豆吗?”

你需要我,所以你爱我。
我爱你,所以我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