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木👾

还尚且是一块学识浅薄的木头。
薄,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我被你所需要,我会很开心的。

这颗大白兔是我同桌给我的。
我把它攥在手里,紧紧地。
我好像看到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握着一颗大白兔,直到手里的糖都化掉了也不肯吃掉它。
因为,想留给妈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