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木👾

还尚且是一块学识浅薄的木头。
薄,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我被你所需要,我会很开心的。

阳光穿过我塑料透明的水杯,它肚子里装得满满的,在夏日变得无比清凉的饮用水。
我的手指抓着水杯,手心稳稳当当地把晃动着的水痕含住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