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木👾

还尚且是一块学识浅薄的木头。
薄,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我被你所需要,我会很开心的。

夏天的夜晚不至于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
穿着宽大的黑色T恤作睡衣,风扇叶在不停地转着,难得的失眠了。
悄咪咪地爬起来走到客厅把手机顺进了卧室。
不得不说,凌晨真的是是写东西的好时间,或者说是说些毫无营养的意义不明的话的好时间。
可就是很爽啊,倒也无所谓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