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木👾

还尚且是一块学识浅薄的木头。
薄,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我被你所需要,我会很开心的。

是楼梯口的这一滩水让我有幸看见你。💓



甚至不用调色,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