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木👾

还尚且是一块学识浅薄的木头。
薄,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我被你所需要,我会很开心的。

做我的猫

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来冯晓菲和杨冰怡这彼此冷淡的态度定是吵架了。
有点脑子的人都是绝对不会主动去触碰这块雷区的。
大概除了张嘉予这个皮孩子之外吧。

“您怎么会跟她吵架的?”张嘉予摆出乖巧.jpg的模样毕恭毕敬地询问漫不经心刷着微博的冯晓菲。
“哦。”冯晓菲锁了屏幕把手机扔到床上,回答她说:“就,她就很不可理喻啊。小女孩子的心思真的是变得比聚聚重生的速度还快。”
“不,虽然是这样的没错。但我想问您的是,您们是因为什么而吵架的?”
“哇张嘉予,这个你都想知道啊???”冯晓菲嫌弃。
“我,不是,我是想了解前因后果好帮您破镜重圆。”
“什么玩意?文化人,文化人。”冯晓菲拱手,“我还是谢谢你吧,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张嘉予瘪嘴乖兮兮地道了晚安,从冯晓菲那儿溜回去继续和室友君神秘地吃鸡去了。

冯晓菲叹口气,一头栽在柔软无比的床上。按下手机的home键,瞄了一眼时间。
十点零五。
想着今天林忆宁怕是又不会回来了,冯晓菲再次叹了口气。

一骨碌钻进被窝,使人无法入眠的都怪这糟心的吵架。

讨厌吵架,无论什么时候都讨厌。
如果有理由的话,会更讨厌了。

为什么要想不开跟那个小屁孩吵架,她现在大概也很难受吧。
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还是我主动点道歉去吧。
冯晓菲想着,揉揉太阳穴,翻身睡了。

冯晓菲难得的早起了一回,也难得地像一只焦躁的狐狸来回踱步。
太窝心了。

反反复复在脑内组织语言又模拟情景,冯晓菲看看时间,带着赴死的决心去敲开了杨冰怡的房门。
冯晓菲本以为会是李钊来开门,结果两眼前一黑。
糟了,完蛋。
冯晓菲就一下子慌了神。

“你来干什么。”杨冰怡冷淡得出奇,但老实说,好像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
“我…我,来道歉。是我错了,我不该和你吵架的。”

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都怪我太直男了。没有理解你,还跟你闹脾气,我应当再成熟一点的。
所以,昨晚我错了。
虽然冯晓菲在内心还是不太认同杨冰怡说的睡觉要穿袜子这让人难以接受的事。

本来冯晓菲是酝酿了好多话要说给杨冰怡听的,结果最后半天憋出来却是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你别生气啦,你看,花都开了。”
杨冰怡不作声。
“我们一起养猫吧。”
“哦……”
冯晓菲看到杨冰怡别过脸带着浅笑,心里舒了口气。
还好她和其她小女孩子一样吃这套。

“那你有杨火火了,是不是就不要我了呀。”
“说什么呢,傻子冯晓菲。”
冯晓菲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看着那样皮的小家伙被你抱在怀里宠着,总归还是会有点不甘心。
可我毕竟是位攻气十足的老攻,这点度量是要有的。

但作为补偿,杨冰怡,做我的猫吧。



对的,就是满舒克的歌来的脑洞。
啊终于肝完了,睡觉。💤

评论

热度(46)

  1. 果汁海水啾啾啾薄木👾 转载了此文字
    水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