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木👾

还尚且是一块学识浅薄的木头。
薄,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我被你所需要,我会很开心的。

“杨韫玉,你注视她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呢?”

“我也许会想到喜马拉雅山上的雪,大概会想到北海咸湿的海风,可能还会想宇宙是什么模样。
“我不知道,我可能什么都会想,可能什么都没在想。
“我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醒过来的时候偶尔会感叹,

“张丹三就是张丹三啊。”

评论

热度(12)